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10.02.13 情人節前一天
說實話我有時候不知道應該把日誌歸在日記簿裏還是APH或者其他的動漫裏。
因為對著一個動畫人物即使是米英我也無法深入太多?
還是他已經融入了我的生活使得我時間的分毫都顯得離不開他。

they3.jpg

那是最近要參與的一本本子的版頭,第一次做了一個下午的模板(其實就是把別人東西換換掉吧囧),從完全看不懂走到終於懂一點點了。還是蠻有成就感的啦。
還有大概是近來看的米英文都漸漸也愛護起阿米了嗎?深情的阿米什麼的簡直直擊我心啊><太美好了。


啊還有,最近有一件很難過的事情
……某個很喜歡的米英作者爬牆了。雖然在博客裏提到得晚了一些,這次又想提起是因為突然覺得“啊我不是一個人”。
這也是沒辦法的,畢竟人各有喜好,難過什麼的也只能處於自願和自知。(這樣真容易內傷誒


最後,我明天要去日本了TVT,所以來這邊發一個離開前的文章,雖然我知道沒什麼人會看,但還是提前祝大家,新年快樂。

新年快樂。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這是昨天給自己畫的一張人設,相較以前那個人設又變得幼齒了些許。原本沒想到會畫成正太的模樣,只是覺得在畫的時候,心情愉。
me3.jpg


隨後畫了一張給寫手,對方說要是阿爾的樣子,我就照著那樣做了。畫時間或會截圖給她看,我覺得,也希望她是喜歡的。
然而為什麼會變成如此尷尬的局面,也許是我們都始料未及的。
我想是我錯了。

好像很久沒有這樣的心情了,會很在意一個對自己來說幾乎只能存在於二次元的人,第一個是町。町在我覺得一切都那麼理所當然的日常裏突然闖入我的生活,那些日子我們幾乎天天都會聊天,會很在意對方的簽名並作出相應的答復,應和。我想那應該不是我的一廂情願,我覺得很新奇,因為終於有一個人會懂我的語言。我們聊天時常常有奇怪的停頓,也許是沒什麼能說的,也許是就想留那麼一個空間。
因為他我才喜歡上用表情。
用那些自定義表情,那些我過去總覺得毫無意義又總會使得電腦卡殼的表情,漸漸融入我的言行。
表情是很奇妙的東西。
有時候,我是說有時候,像我這種語言表達能力不濟的人,就可以通過那一系列的表情來反映出自己的心情。它可以是激動得流淚的,笑得奇賤無比的,不好意思地抓著頭的,抑或像是要便秘的,情不自禁想吐槽的表情。

可是我終究找不到一個表情能表達我現在的心情。

第一次對話是我終於找到那能觸動到我內心的文字,彼時我發現自己的畫面是多麼蒼白,一如我長久以來的行文。通過你寫的那些,我幾乎能看到另外一個世界,像《A place nesrby》像《I will come to you》。讓我真正相信過去的我在日記中寫到的:
“年少的我們總有流不盡的充沛淚水。”
驚覺自己進入高中以來已經很久沒有這樣哭過了。

二次元往往成為我內心無比的慰藉,而你在我們相遇之後就成了那個源頭,此後我像當初和町一樣常常因你而喜悲,我想我由此漸漸知道你,漸漸在心底的平壤上長出你這樣的一朵花。
算不上精心呵護,算不上。
因為我這就不小心把它觸碰了。



是我的錯。


我不該告訴你那麼多出本的事情,而後你興高采烈地來找我出本的時候,我又顯得唯唯諾諾。
說實話,看到那一行字後我想到了很多。過去的忙碌,父母和老師的愁容,對未來的憧憬。我看著那些字回不了話,我手上還拿著尖銳深刻的4B鉛筆和畫板,我時而打陰影,整個房間只聽得到畫筆摸索紙張的響聲,兀然聽到電腦的聲音又猛地回頭。
突然發現什麼都看不清。


是我的錯。

我想我連拒絕都顯得讓你受傷。
只因為我不敢輕易許諾,怕最後一切變得七零八落。我是這樣的人,做本子就很想全部參與,我喜歡自己做所有的力所能及的,封面,排版,公式站,宣傳,TB,場販,我都想做,像我畫板報的時候只用我一個人就夠了的感覺。
歸根結底還是太自私了。


【我以為你會很高興的】
是啊,我也以為我會很高興的。

【我不理你了你這個笨蛋!>口<】
混蛋……


【噢】我是這麼說的。
對不起。



然後我繼續去和家人大掃除,然後我和弟弟打打鬧鬧,然後我去看武林外傳笑得要死。



然後我回來上百度HI,看到你說

【好了,我发完脾气了】
【码文去了】
【你居然不哄回我……=~=】

這算哪門子事情啊62988fdfa1945477ccbf1abc.gif
把我文藝的心情還來!!!你這個混蛋!!!!未命名

友情有的時候,就好像戀愛一樣噢?



2009.12.13 胡言亂語
說實話我寫不下去了,思維如便秘。

五月花號啊,大家知道就好,感恩節快樂,雖然說他已經過了。



已經連續幾次吃PIZZAHUT了,我想在過幾天的聖誕如果再吃這個我可能會受不了。打怪團出APH外景留下的兩面米國國旗,覺得放在家裏與其養灰塵不如用來做窗簾,拿著它去和母親說的時候被母親驚訝的眼神潑了盆冷水,又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要買的人請留言洽談?



學農很愉快,寢室裏很和諧。我們做了很多事,是如之前堆積起來全部留給我們做似的。很多人都感冒生病回家,但對於我而言,規律的生活本身就足以恢復我的健康。nobody很贊,要是夏雲你再熟練一點就好了。我們真是個蠢的要死的寢室,蠢的可愛,請不要懷疑這個“蠢”的含義。在說米英的時候我也是用蠢的。

米英那對馬鹿夫婦可蠢了,但是我好喜歡他們。

對了說個外話,在公家的地方看到有人公然說我可雷米英了,還真有點被震撼的感覺。

像史瑩說:“看到這個式子你有被震撼到的感覺了麼。”寓意不詳。



英国人:我打赌你这家伙穿了星条旗underwear
牛仔:不,是你的米字旗

因為被萌到了所以發上來。我怎麼就不會遇到個牛仔然後搭訕什麼的呢,這實在太美好了啊(內牛滿面)。我要好好學英語才行。



天是像要哭出來一樣的灰。一切都像是終結了,順著急速飛逝的時光迫不及待地,奔向遠方。

如題……我真的已經在被批的邊緣……還在這裏打電腦……我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OTL
沒什麼文藝的東西啦。

爬來更新
myself副本
聽,聽說是自畫像……?(掩面)這種東西不要太在意他的真實性啦哈哈哈哈(其實真人醜得要死而且只會畫男的把自己也畫成男的了不過其實我本來就比較男性化一點……?
掩面遁走
2009.10.24 清流


一转眼,已然是不能同稚童一般随便哭泣的年纪。




因为泪水已经慢慢沉淀到心底那土壤里面,对于任何狂风暴雨似乎都能比以前更能够承受吸收包容的样子。即使他只是如同以前被老师无故责骂会暗自流泪而今已经会为自己辩解的差别。
前几日闲来翻阅了以前写在空间日志里的文章——我不知道那能不能被称之为文章——从最早根本毫不修饰到初二初三的夸饰,我似乎阅历加了很多,其实不错,我读了《基督山伯爵》,我读了《新概念感动10年》或者《不朽》、《须臾》。在那两年之中,我浸淫在华丽的修饰和浮躁的形容之中,我一边欣喜地记下那些修辞一边力求做到或用。什么叫做画虎不成反类犬。
突然对以前的自己有点抱歉,但确实是那样。
以前的我实在很容易哭泣,虽然现在也一样。
时常会闷在枕头里大叫,狠狠地摔某样东西,用力地大刺刺地看着某个人。
朋友很少,男生的朋友比女生的朋友多,但大多是不能做知己的朋友。

记得写过一篇文章,一边哭着一边迅速地敲下字,说自己不被任何人重视,不被理解,不被理睬。然后狠狠地在笔电前哭,哭到母亲过来看我在做什么从而看到我的文章,说“谁不重视你了,不是还有我们么?”
并不是温和的语气,而且微微发。

如果现在再不那么理智地随便哭泣,一定会被人当做头壳坏掉吧。
不是能够再像稚童一般随便哭泣的年纪了。
看到一个朋友最新的日记里写到最近的难过沮丧,愤怒。突然觉得现在的孩子真的越来越累了,那不仅是父母,老师,朋友,社会,宗教,而是那来自全世界的压力。
以后他们会变得比我们厉害多少呢。

难过地哭一下,又怎么样。

但是我。
即便我现在是个即将面临未来选择的人,即便我对于未来有百分之五十的犹豫,即便我的面前是透明度百分之八十的阴影,即便我为了本子考试除了文科全部挂彩,即便我在班级里占地犹如弹丸,即便我对于他人认为我只适合与男生戏谑,即便我以为我能对应试教育不屑一顾,即便我认为自己现在只是在为赋新词强说愁。
即便我对这个世界有什么委屈,有什么怨怼,有什么悲伤抑或恐惧。

我想我已经没有权利,能再随便地去哭。




当那个周作人笔下的清流之辈。
当别人与自己的意愿相挬时,能够越过那个障碍,重新看待。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