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8.03.27 有關溫柔

先說一句,廢渣文小心扎眼.



今天阿部又被派到三桥家帮他补习了,三桥妈妈照例热情地接待他,从头到尾都进行得非常顺利,没有突然想看电视或者练练投球一类的事情,各自都很认真,最后的小考看起来也很有成效。
阿部看了一看手表后对三桥说:“今天就到这里吧,我该回去了。”顺便把复习资料放进包里。
“哦……”三桥也看了看墙上的时钟。
“记得要自己再看看”还不忘嘱咐。
“嗯嗯……”站起来,送他出门。
一直跟着他走到门外。
“那个,阿部君觉得……我,是个……怎么样的……人呢?”三桥突兀的声音。
“啊?”阿部想了想,“很努力的人吧。”
就这样?三桥盯着他看。“哦,还有,”阿部又开口,“任性。”
诶?有么?三桥回忆自己过去有关任性的事情,“的确……呢……”没有高兴,也没有失望的表情。
“那……我呢?”阿部问。
三桥有些诧异,想了几秒,然后才吞吞吐吐地说,“嗯……很厉害……的人,” 随即又脸红,“常常……关心……我,所,所以也是…很…温柔,的人……”他低着头,前面的头发挡住了视线,看不到阿部的表情,莫名地很紧张。

“温……柔?”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说自己。
“嗯……”从现在这个角度,可以看到三桥抿着嘴。不过怎么想,都应该是自己要害羞才对吧。

阿部嘴角微微上扬,带着那所谓“温柔”的心情抚摸他的头,顺势滑到他的脸颊。
然后起了风,有着巨大树冠的树木晃动树枝,耳朵里充斥着叶片婆娑的声音,斑驳的月光在地上摇曳着,撒在他们的身上,迷惑了眼睛,氤氲成一片。手比自己的脸凉一点,指尖碰到的地方像瞬间放大了触觉。
这一切的一切都揉和到了一起,以至于三桥差点触及不到这个突然的浅浅的亲吻,是多么地,温柔。


After that:

“阿部好温柔!”三桥对泉说。
“哪里温柔了?”真亏你受得了让他念。泉不明白。
三桥什么也没说,径自笑了,看起来很幸福的表情。远远地,看见阿部朝这类走过来,男生又陡然红了脸,看得出两人之间应该发生了什么事。
田岛疑惑不解地看着走近的阿部和身旁的三桥,“阿部你欺负他了?”
“哪有!!”然后视线落在三桥身上,“去练球了!”然后不由分说地拖走。
“这就叫‘温柔’么……”泉揶揄地说。

而在另一方面,两人从一开始的“拖”,变成“牵”,最后有了如下的对话:
“诶……这样怎么投球啊?”
“…………”
“如果再恢复不了,”凑近耳朵,“就只好再来一个厉害点的哦。”
三桥只觉得自己的病症更严重了。

有关“阿部君是怎样的人”再加一条——
“嗯~~阿部,君……好色……”



FIN





[後記]

自己看了都覺得好害羞TAT....第一次發大振的文誒,文筆有夠廢的
(為什麽最近更新得這么勤快.....)
各位親看了就過,不要丟番茄或者雞蛋謝謝!!(逃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03.25 依
額....那個....我說,,,這真的是"三橋"么?...



DPEND ON 拷#36125;

畫得好殘....我想哭了,這是我直接在電腦上畫的TAT
主題是"依",所以....就...請自行想象吧我也不知道是什麽意思..



好啦,然後是祝我自己和千代桑生日快了,哦哦,還有Kazuha君XDDD
^唯謝謝你的英文閱讀輔導書XD!!!爲了你我(從沒做過這種東西但是我)會努力去做光它的!!
^余桑送我[大本。]誒!!我好快樂~~XDDDD
^月親~~大振的T-Shirt!!(我什麽都沒法說了XDDDDD
^樓醬的儲錢罐很有愛~~~
^哈爹你送我的黃金謝謝啦囧
^哈咪謝謝你的雄壯進行曲TAT
^珞!你怎么能什麽都不送!!TAT

3月25日!!生日快樂~~~~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