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9.08.30 夏逝之旅
原本不想取這麼悲傷的題目,畢竟我的BANNER上還赫然地寫著不落窠臼,儘管他們看似毫無關系又夾雜著千絲萬縷。好久沒有更新部落格了,寫文近來更是少之又少,原本以為自己不會是怠惰管理員所以沒有入怠惰團,如今那個網址也已經找不到了。
夏天。

8月18號回到了那個我一直魂牽夢繞的故土,突然想起鄭愁予的夢土上,我一直拿起又放下的小冊子,裏面是母親看得更加透徹的文字。
1.jpg
母親的娘家不是個山清水秀的地方,四阿姨載我們到一個鄉土氣息濃厚的卡拉OK舞廳裏,阿媽,四個阿姨三個哥哥兩個姨丈以及我們一家,在那裏盡情地揮霍了一下午。這是在卡拉OK廳出來就可看到的場景,右邊是簡單的停車場,草木縱,讓我有種迴歸野裏的感覺。
2.jpg
回去十天裏由於洪水的原因,衹能遊覽日月潭(原本日月潭和阿里山是CP)。這是朝旅社窗戶朝外看到的景色,時至清晨,近處是精緻的小港,遠處是逶迤的山巒,早起的母親一個人靜靜地記錄下了這一美景,我想像她沐浴在陽光中的模樣,忽然莞爾。
3.jpg
在九族文化村裏遊覽時隨意的小憩,微風引來草裏邊的陣陣騷亂,原本想再多拍一些的,誰知同遊的幾個大人都已經走出幾百步,剩下在後瞎逛的兩個小孩陪同我一起緩緩踱步。
4.jpg
同我有共同愛好的大堂妹一起驚歎,停下來後都忙不迭地拿起相機奢望能留下這一美景。萬丈霞光射向四面八方,第一眼照面在山路轉角,差點想刹車就著極妙的角度拍下來。
5.jpg
母親說我像從日本漫畫裏走出來的人,哈哈。您真是太愛開玩笑了=V=。
6.jpg
3000萬英尺的天空。就像阿爾的眼睛一樣藍。

回到上海的時候,還是和離去那天一樣,像是要哭出來一樣的灰色覆滿了頭頂。坐在擁擠的計程車里,一路上下了兩三次雨,太陽露出一個輪廓又漸漸隱去。上海的夏天早在日全食來臨的那天就頭也不回地離去了。
理想中的夏天時那樣的。

有幾天和同學去哪裡鬧一番,看看平時看不到的他們,看他們的衣著看他們的品味怎麼樣,看他們的瘋狂看他們和在班級里的差距有多大,看他們的面容看他們的心情是不是更加開朗,看他們的頭髮會不會恣意地燃染點顏色燙一兩下,看他們是不是過的開心會不會我抬頭45°仰望星空他們正好也在仰面凝神。想要更多地瞭解在自己身邊的那些人。會不會這樣會不會那樣,會不會我們想的會剛好一樣。

有幾天去同人祭或者漫展,好好瞭解一下當下同人界的流行趨勢,看看那些在網上一直和自己親昵友好的人是不是也和自己站在同一個會展里,在攤位後面抑或在路上搜尋準備認親搭訕,看到喜歡的同人COS內心歡喜地拍下來,要是遇到自己喜歡的CP就毫不大意地叫出來然後收到“請自重”的調侃眼神。又也許自己是個COSER好好地反串一把自己喜歡的人物。結識更多同好,更多一樣喜歡動漫的人。那種心情,也許是不屬於動漫界——或者說同人界——的人一輩子也無法理解的事,那種臉紅心跳仿佛初戀一般的衝動——“嗨你好~XX黨握手XDD”“我也很萌他們的~”“怎麼稱呼乃?”
“能夠認識你們真是太好了!”——當面說不出來的話,在內心一定,一定會有強烈的如此般的心情。

有幾天和友人出去運動,有幾天回到故鄉探望親人,有幾天和家人一起培養感情,有幾天為自己的未來奮鬥一下。

至少去一次海邊,就算不游泳也要把腳浸沒在海水中站好闔上眼睛,即使那真的非常容易摔倒——跌進海裡就難過了。看像阿爾眼睛一樣藍的海和天,從高一點的地方看可以發現靠近岸邊的地方有熠熠的翡翠色,像亞瑟的眼睛。

然而,許多都僅僅是臆想罷了。今年夏天我沒有去海邊,只遊過一次泳,沒有去同人祭。

即便這樣,這個暑假還是由於有了TAT,有了米英,讓我過得充實無比。

夏天,過去了。
夏天永遠都不會結束的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APH

開始對CANSON的插畫紙有種怨念ORZ幸好本子裏用的是水彩紙。

#21073;#26725; 拷#36125;
嘛有沒有人看出來這裏是劍橋大學?XDDD他們不是站在水裏是站在船上啦>w<
2009.08.05
我一定要變得更強大才行←好像是這麼說……?無論如何
... 続きを読む
請問,我畫的東西真的那麼難看麼?
以下為今日通過傳送門在某網站上看到的關於《Time after time》言論的感想,雖然一點都不粗口,但怨念有崩壞有。

他其實真的是自己在那邊生悶氣然後受不了了才寫的。
... 続きを読む
2009.08.01 Never say never
APH
我想問下我打的字在首頁上看的到麼?


最近喜歡上的兩首歌都是《TransformersⅡ》的原聲碟裏出來的東西。
雖然一開始也覺得LINKIN PARK的《New devide》搖滾很對味沒錯,但後來又迅速倒戈向了比較柔和向的《21Guns》和《Never say never》,話說無論是CP還是其他我都是這樣的嗎?(笑
像是一開始的卻是沖著重口味,慢慢地又漸漸走向溫馨或者虐向。也許我的本質就是個M?
看完米英同人《Silencer》之後哭了很久,到原帖子裏留了很多次評論,還是有種說不夠的感覺,隨後就畫了一張相關的同人圖,M74說放在《TAT》本裏,我說那樣看起來有些悲傷的畫面真的好嗎?【雖然有流淚,但是也滿滿的愛啊】這樣。

我從來就喜歡在乎得淚水都要滿溢出來的心情。無論那是喜抑或是悲。

沒有什麼比米英更愛的了。對這漂浮在水面之上的以前對APH絲毫沒有興趣的自己,似乎這樣的倒戈都會哭出來,倒戈太多總會覺得對以前喜歡過的CP,以前說過的話,甚至以前有過的想法伴有深深的歉意。然而這不知從何而來的歉意,這該死的歉意,就像是本質一樣一直跟隨著,因為跨動漫至少還有一份隔閡,所以一部動漫只會最喜歡一對CP成了我的底線。
像是一輩子最愛的戀人衹有一個人,才不叫花心。一輩子只能有一次為愛豁出去,才不叫濫情。
其實那些執著根本毫無意義,如今這個世界愛誰誰你想怎樣都行。如果說是原則問題,如若牽扯到原則問題,噢天哪真是夠了,什麼原則問題啊,動漫界需要節操那種東西嗎?

對自己喜歡的CP有這種心情,也許是最痛苦的吧。

在找這首歌的歌詞的時候看到的:
“有人說,聽什麼樣的音樂就有什麼樣的心情,你聽這首歌的時候是什麼心情?”

我僅僅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執念地想起米英,說請原諒我就是這樣的人,只會讓人覺得我在聳肩撇嘴說我也沒辦法。
抱歉我真的對我自己毫無辦法。




Some things we don't talk about
Rather do without and just hold the smile
Falling in and out of love
Ashamed and proud of, together all the while
You can never say never
While we don't know when
But time and time again
Younger now than we were before
Don't let me go
Don't let me go
Don't let me go
Don't let me go
Don't let me go
Don't let me go
Picture, you're queen of everything
Far as the eye can see under your command
I will be your guardian when all is crumbling
I'll steady your hand
You can never say never
While we don't know when
But time, time and time again
Younger now than we were before
Don't let me go
Don't let me go
Don't let me go
Don't let me go
Don't let me go
Don't let me go
We're pulling apart
And coming together again and again
We're pulling apart
But we pull it together
Pull it together again
Don't let me go
Don't let me go
Don't let me go
Don't let me go
Don't let me go
Don't let me go
Don't let me go
Don't let me go
Don't let me go
Don't let me go
Don't let me go
Don't let me go

NEVER SAY NEVER by THE FRAY

Never say never 拷#36125;


「美如畫中人的你是一切的女王」
「當一切消失,我就是你的守護者」

「我會堅定地,抓住你的手」


「別讓我離去」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