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這是昨天給自己畫的一張人設,相較以前那個人設又變得幼齒了些許。原本沒想到會畫成正太的模樣,只是覺得在畫的時候,心情愉。
me3.jpg


隨後畫了一張給寫手,對方說要是阿爾的樣子,我就照著那樣做了。畫時間或會截圖給她看,我覺得,也希望她是喜歡的。
然而為什麼會變成如此尷尬的局面,也許是我們都始料未及的。
我想是我錯了。

好像很久沒有這樣的心情了,會很在意一個對自己來說幾乎只能存在於二次元的人,第一個是町。町在我覺得一切都那麼理所當然的日常裏突然闖入我的生活,那些日子我們幾乎天天都會聊天,會很在意對方的簽名並作出相應的答復,應和。我想那應該不是我的一廂情願,我覺得很新奇,因為終於有一個人會懂我的語言。我們聊天時常常有奇怪的停頓,也許是沒什麼能說的,也許是就想留那麼一個空間。
因為他我才喜歡上用表情。
用那些自定義表情,那些我過去總覺得毫無意義又總會使得電腦卡殼的表情,漸漸融入我的言行。
表情是很奇妙的東西。
有時候,我是說有時候,像我這種語言表達能力不濟的人,就可以通過那一系列的表情來反映出自己的心情。它可以是激動得流淚的,笑得奇賤無比的,不好意思地抓著頭的,抑或像是要便秘的,情不自禁想吐槽的表情。

可是我終究找不到一個表情能表達我現在的心情。

第一次對話是我終於找到那能觸動到我內心的文字,彼時我發現自己的畫面是多麼蒼白,一如我長久以來的行文。通過你寫的那些,我幾乎能看到另外一個世界,像《A place nesrby》像《I will come to you》。讓我真正相信過去的我在日記中寫到的:
“年少的我們總有流不盡的充沛淚水。”
驚覺自己進入高中以來已經很久沒有這樣哭過了。

二次元往往成為我內心無比的慰藉,而你在我們相遇之後就成了那個源頭,此後我像當初和町一樣常常因你而喜悲,我想我由此漸漸知道你,漸漸在心底的平壤上長出你這樣的一朵花。
算不上精心呵護,算不上。
因為我這就不小心把它觸碰了。



是我的錯。


我不該告訴你那麼多出本的事情,而後你興高采烈地來找我出本的時候,我又顯得唯唯諾諾。
說實話,看到那一行字後我想到了很多。過去的忙碌,父母和老師的愁容,對未來的憧憬。我看著那些字回不了話,我手上還拿著尖銳深刻的4B鉛筆和畫板,我時而打陰影,整個房間只聽得到畫筆摸索紙張的響聲,兀然聽到電腦的聲音又猛地回頭。
突然發現什麼都看不清。


是我的錯。

我想我連拒絕都顯得讓你受傷。
只因為我不敢輕易許諾,怕最後一切變得七零八落。我是這樣的人,做本子就很想全部參與,我喜歡自己做所有的力所能及的,封面,排版,公式站,宣傳,TB,場販,我都想做,像我畫板報的時候只用我一個人就夠了的感覺。
歸根結底還是太自私了。


【我以為你會很高興的】
是啊,我也以為我會很高興的。

【我不理你了你這個笨蛋!>口<】
混蛋……


【噢】我是這麼說的。
對不起。



然後我繼續去和家人大掃除,然後我和弟弟打打鬧鬧,然後我去看武林外傳笑得要死。



然後我回來上百度HI,看到你說

【好了,我发完脾气了】
【码文去了】
【你居然不哄回我……=~=】

這算哪門子事情啊62988fdfa1945477ccbf1abc.gif
把我文藝的心情還來!!!你這個混蛋!!!!未命名

友情有的時候,就好像戀愛一樣噢?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congzhui.blog121.fc2.com/tb.php/101-79115cdc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