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說要著手去做一本本子,從去年嚷到現在,看來終於有點走上正軌的樣子。
那是看上去很有積極意義的事情,也是我這一年中最重視的事吧。

已經好久沒有寫日記了,或者說隨筆。書也有一段時間沒看了,最近才重拾文藝。
也許是崇尚溫暖風格慣了,連畫出來的同人都暖得發膩,米英來說的話工口才是正道吧呵呵。
昨日看完了一本書叫《The island》。
說來也奇妙,在逛書店的時候便有些中意的這本書,拿起又放下好幾次,最終沒有買,卻是在母親手上看到了他。想來裝幀也是很喜歡,雖然不喜歡模仿但是在製作中的本子的封面也許就像是那樣的了。
總之會繼續看些東西的。
發現喜歡上米英也是有先決條件的吧。因為聽的都是英語歌其他幾乎沒有,看得都是歐美的書(當然是翻譯過來的),對英國紳士FEEL的喜歡也是受到母親的感染,美國人嘻哈是自聽起HIT FM后越來越喜歡。
這本《島》也是,英國作者寫的。
發現越來越習慣於看外文翻譯過來時那種恰到好處的描寫,不會像有些所謂文藝的泛泛書籍顯得語彙讓人煩躁而累贅,抑或我更傾向於條理清楚和委婉兼備的文章。

我覺得母親真的是很害的人。
父親也一樣。
他們都並不是從城市里來的,父親是山,母親來自于海。
即使一直說“啊啊真是嫁錯人了”眼裡仍舊是充滿笑意。最近家裡常常會出現這樣的場景,四個人擠在一張大床上從東扯到西,調侃像是柚子茶里加的蜂蜜。

連生活都是這麼膩,畫出來的,寫出來的,難免會沾上點蜜色。


寫到這裡爸爸要我起來啦,就暫時到這裡了。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congzhui.blog121.fc2.com/tb.php/66-2fd9b253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