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請問,我畫的東西真的那麼難看麼?
以下為今日通過傳送門在某網站上看到的關於《Time after time》言論的感想,雖然一點都不粗口,但怨念有崩壞有。

他其實真的是自己在那邊生悶氣然後受不了了才寫的。

第一次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已然不記得年份,也許是初一抑或初二。
一般人的神經樹突在感受到刺激並由軸突傳遞,得出出乎意料的結論之後,人的第一反應既不是生氣也不是難過或者高興,往往是以僵硬的姿態滯與原處,睜大眼睛,瞳孔緊縮。

直到看到那條連接我都非常開心,《TAT》上了什麼榜單嗎?還是被誰人推薦了?心裏蕩漾著些許歡樂暫時放下了數位板,點了進去。
事實卻完全與之背道而馳。
那是一個帖子之類的討論版,桃紅色顯得很醒目,沒有仔細看第一樓的確是我的錯,我滑動滑鼠從上往下拉,一個個本子被樓主和和聲者數落過來,方才察覺到那令我駭與知曉的真相,即便如此又同時抱著一絲希望,也許能得到“這本本子還差不多”諸如此類的答案。

可是我錯了。


“這就是一本封面本吧?”

瞳孔緊縮。



“看到內頁預覽的時候我銷魂了”
眼睛睜大。



“封面一定是請別人畫的!!!”
這句話我盯了很久很久,我覺得有我從出生活到現在那麼長的時間。然後我的右手不斷地上下滑動滑鼠,看後面的回復跟帖,眼睛好像終於耐不住乾燥,自動又在眼眶內儲滿了淚水,阻礙了我的視線,看不清屏幕。

“你的畫,很難看”
和那時候的感覺絲毫不差。

做作什麼的,我從來都經不起打擊,那是真的。

一受到攻擊,從來都不會爆出粗口是父親贈予我的習慣。

但從此我只會哭泣。只會在自己的部落格裏說一大堆並且形而上心平氣和。
在心底狠狠地罵那些人然後罵自己,其實是自己畫的太難看了不是嗎?所以他們才有理由那樣說。
但是你有什麼理由去說那張封面是別人畫的呢,不假思索就把別人的努力就如吹泡泡一樣輕而易舉地全部抹殺。
你當出本子是那麼好玩的嗎?你以為我們是下了多大的決心才出的本子啊?你以為我們畫的真的有那麼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嗎?你又沒看過本子你怎麼知道呢啊?

不過是否也要感謝那位呢?如果不是你我不會這麼瘋狂地想去證明自己。

嘖

這是之後《TAT》要放出的福利,我都還沒畫完,被自己逼出來的。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congzhui.blog121.fc2.com/tb.php/77-e922c8a0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