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10.03.01
APH


有些事情複雜得都難以啟齒,冬天慢慢遠去的時候,我想起多年以前喜歡的一首歌。

柊。


... 続きを読む
2010.03.01 學校二三



操場上有的人在打籃球有的人在踢足球。

操場上有的人在散步有的人在看別人散步。

一群人走在操場上……










想到這些句子的時候突然就想笑起來,即使天氣陰沉。和舊班時的好友在操場上來回晃蕩,沒有目的地,沒有目的地,細數著這一個星期以來發生的陌生事物,述說這自己的遭遇和老師們的奇聞異事,然後相互調侃著哄笑起來。環顧周圍,好像少了一些人,又好像多了一些人。毛說操場上踢足球的有穿白衣服的和衣服的,像生命課上說的那啥,當然我什麼都沒想。(那不大可能)

陡然看見以前自班的同學還是擁在一起打籃球,那邊亂成一片,這邊分辨著那些熟悉的背影,才發覺自己從來沒有如此眷戀過的笑臉讓心情豁然開朗,再看看身邊的人又能有種回到從前的感覺。

雖然再也回不去了。

大家都從一個班級分開,像碎片一樣失去歸宿後又悄悄地落到了另一個地方。之後在走廊裏重新遇見如同相遇故知,像是從來沒有像已然兩隔的現在好過。或許那只是一種依戀的情緒,依戀那種過去,在那些自己熟悉的人中間可以毫不大意地讓自己變得很世俗,可以看著遙遠的教室另一個角落的笨蛋們做蠢事然後情不自禁笑出來,可以在任何時候和她們對上眼然後笑得很無辜,即使不抬眼也能知道是誰經過了身邊。

長久的依戀會讓自己變得懦弱。

九班是個安靜的地方,得益於地理位置較為偏僻,什麼聲音都好像來的靜謐一些,所以當教室只剩下一個人的背影的時候,竟顯得相當寥落。

我曾經以為我已經習慣了孤獨,就算是一個人也能活得怡然自得。像許多個過去一樣又是獨自留下來畫那副板報,粉刷不當而滴在板上的白色結成一個個粉塊,幫忙擦板的人似乎急於歸家,在匿大的板上留下了混沌的灰白印記,使得現在那塊板的樣子讓我忍不住發笑。想要看看手機上顯示的時間才發現已經沒電了,連音樂都沒法聽,我還惦記著我的《Apologize》。





遠處有學生打掃完畢翻起椅子的碰撞聲,我聽見他們打鬧了一陣。

然後互相戲謔了幾句,好像朝這邊走近了一點,但是一會兒,聲音又變小了。



三個班級之外的樓梯指向回家的方向,好像有學生從那上面跳下來發出了很大的聲響,之後被同行的人罵了一句。



窗外著一條腐朽的河流,岸邊的聲音飄上三樓,變得細細碎碎。






隨後的世界漸漸走向昏黃,不過是偏向冷色調的那種。周身安靜得不像話,滿耳是拖凳子的、粉筆敲打著板的“篤篤篤”,特意畫成了紅色的黃色的星星,自己是很滿意。之後會不會有人看出來,我只是那麼希望著。紅黃藍的氣球簇擁在一起,想儘量表現出一個歡樂的派對氣氛,不知是否做到了呢?彩帶四處飛舞的感覺像不像一個親近的人過了生日那樣呢?畫了海寶,不過我從來沒把它畫得那麼悲傷過,那些白色粉塊留在臉上,像是給眼睛那裡留下一道如卡卡西一般的疤痕。我又想笑了。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持續著用力繪畫的動作,臉頰突然變得滾燙。粉筆驟地斷了。



我才發現當它真正降臨時,我依然猶如一個三歲孩童一樣無助,不攻自破。





... 続きを読む
规则:100%开始, 每做了一件事就减去1%. 然后以"我X%纯"为标题发表


别忘了tag8个好友。

01. 吸烟

02. 饮含酒精饮料

03. 在某人过世时哭

04. 喝醉

05. 做爱

06. 去演唱会

07. 手淫

08. 被言语性骚扰

09. 言语性骚扰别人



目前为止的分数:97%



... 続きを読む
2010.02.13 情人節前一天
說實話我有時候不知道應該把日誌歸在日記簿裏還是APH或者其他的動漫裏。
因為對著一個動畫人物即使是米英我也無法深入太多?
還是他已經融入了我的生活使得我時間的分毫都顯得離不開他。

they3.jpg

那是最近要參與的一本本子的版頭,第一次做了一個下午的模板(其實就是把別人東西換換掉吧囧),從完全看不懂走到終於懂一點點了。還是蠻有成就感的啦。
還有大概是近來看的米英文都漸漸也愛護起阿米了嗎?深情的阿米什麼的簡直直擊我心啊><太美好了。


啊還有,最近有一件很難過的事情
……某個很喜歡的米英作者爬牆了。雖然在博客裏提到得晚了一些,這次又想提起是因為突然覺得“啊我不是一個人”。
這也是沒辦法的,畢竟人各有喜好,難過什麼的也只能處於自願和自知。(這樣真容易內傷誒


最後,我明天要去日本了TVT,所以來這邊發一個離開前的文章,雖然我知道沒什麼人會看,但還是提前祝大家,新年快樂。

新年快樂。


這是昨天給自己畫的一張人設,相較以前那個人設又變得幼齒了些許。原本沒想到會畫成正太的模樣,只是覺得在畫的時候,心情愉。
me3.jpg


隨後畫了一張給寫手,對方說要是阿爾的樣子,我就照著那樣做了。畫時間或會截圖給她看,我覺得,也希望她是喜歡的。
然而為什麼會變成如此尷尬的局面,也許是我們都始料未及的。
我想是我錯了。

好像很久沒有這樣的心情了,會很在意一個對自己來說幾乎只能存在於二次元的人,第一個是町。町在我覺得一切都那麼理所當然的日常裏突然闖入我的生活,那些日子我們幾乎天天都會聊天,會很在意對方的簽名並作出相應的答復,應和。我想那應該不是我的一廂情願,我覺得很新奇,因為終於有一個人會懂我的語言。我們聊天時常常有奇怪的停頓,也許是沒什麼能說的,也許是就想留那麼一個空間。
因為他我才喜歡上用表情。
用那些自定義表情,那些我過去總覺得毫無意義又總會使得電腦卡殼的表情,漸漸融入我的言行。
表情是很奇妙的東西。
有時候,我是說有時候,像我這種語言表達能力不濟的人,就可以通過那一系列的表情來反映出自己的心情。它可以是激動得流淚的,笑得奇賤無比的,不好意思地抓著頭的,抑或像是要便秘的,情不自禁想吐槽的表情。

可是我終究找不到一個表情能表達我現在的心情。

第一次對話是我終於找到那能觸動到我內心的文字,彼時我發現自己的畫面是多麼蒼白,一如我長久以來的行文。通過你寫的那些,我幾乎能看到另外一個世界,像《A place nesrby》像《I will come to you》。讓我真正相信過去的我在日記中寫到的:
“年少的我們總有流不盡的充沛淚水。”
驚覺自己進入高中以來已經很久沒有這樣哭過了。

二次元往往成為我內心無比的慰藉,而你在我們相遇之後就成了那個源頭,此後我像當初和町一樣常常因你而喜悲,我想我由此漸漸知道你,漸漸在心底的平壤上長出你這樣的一朵花。
算不上精心呵護,算不上。
因為我這就不小心把它觸碰了。



是我的錯。


我不該告訴你那麼多出本的事情,而後你興高采烈地來找我出本的時候,我又顯得唯唯諾諾。
說實話,看到那一行字後我想到了很多。過去的忙碌,父母和老師的愁容,對未來的憧憬。我看著那些字回不了話,我手上還拿著尖銳深刻的4B鉛筆和畫板,我時而打陰影,整個房間只聽得到畫筆摸索紙張的響聲,兀然聽到電腦的聲音又猛地回頭。
突然發現什麼都看不清。


是我的錯。

我想我連拒絕都顯得讓你受傷。
只因為我不敢輕易許諾,怕最後一切變得七零八落。我是這樣的人,做本子就很想全部參與,我喜歡自己做所有的力所能及的,封面,排版,公式站,宣傳,TB,場販,我都想做,像我畫板報的時候只用我一個人就夠了的感覺。
歸根結底還是太自私了。


【我以為你會很高興的】
是啊,我也以為我會很高興的。

【我不理你了你這個笨蛋!>口<】
混蛋……


【噢】我是這麼說的。
對不起。



然後我繼續去和家人大掃除,然後我和弟弟打打鬧鬧,然後我去看武林外傳笑得要死。



然後我回來上百度HI,看到你說

【好了,我发完脾气了】
【码文去了】
【你居然不哄回我……=~=】

這算哪門子事情啊62988fdfa1945477ccbf1abc.gif
把我文藝的心情還來!!!你這個混蛋!!!!未命名

友情有的時候,就好像戀愛一樣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